快十一點了,我又從睡眠中清醒,意識到自己的盲目睡樣。
我的日子沉默的不像話,除了外面客廳的低級高談闊論,相互用著自己的語言交雜不清,犯賤。日子是不能再好下去了,沒有比剛解茫睡醒的日子還好的日子,多希望我有幻聽,此時我有,真的,靈動在我耳邊啾啾作響。鋼琴聲真的在此時推動了什麼,是谷底的風般在後頭的推動。我的生命還能被推到哪裡去呢?但我又有ㄧ絲變化的快感,純粹的,快感。朋友們都讓他們走吧,ㄧ個接著一個,我會開個慶祝派對,只屬於我ㄧ個人的,我這輩子第一個慶祝派對,多美麗。

兼而慶祝我放棄當一個和善和氣而被拋棄的人,接下來的日子,我不會這樣走下去,多富於算計而精確的美,可笑,但我也只剩這一點自尊。日子好到無可復加,在雲霧間隱隱透露的湛藍,多吸引我。如果可以,我並不想背負一個正常人的框架中走下去,全然放棄。

其實我是不想寫這樣的文章的,因為我清楚這世界沒有多少的體諒,從言語中透出來的,我知道喔,請別說我獨斷。而,示弱也是無意義的,這並不會讓我更好。總而言之,我喜歡ㄧ個畸形卻又帶有怪異美感的姿態,我樂於不健全的走步,我感於沉默的日子,ㄧ切聲音的糟雜只能證明平靜,沒有糟雜,沒有平靜的日子。

沉默下去。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