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我的作文在本次指定科目考試拿了九分,滿分二十七,這著實嚇到我。
是我太天真嗎?還是累積了ㄧ年多在網誌上的文字經驗積了太多自尊?我實在沒預料到這分數,但那又怎樣,這分數又代表什麼?這位我未曾見面的評審老師,你又是誰?我為什麼要讓你的意見來讓我在乎?為什麼你的意見非得要這樣死纏爛打的印在成績單上告訴我:

"我不喜歡你的文字!"

哈!憑著什麼你可以這樣不尊重我自己寫的爽的東西,非得要我接受你的意見。我尊重任何意見,但這種意見對我是ㄧ種強壓給我的污辱。而且,它在否定我這一年多從會寫文章到不會寫文章所做的努力,我或許常常偷懶,但絕非沒有任何成長與努力(兩年前我還不會寫文章的時候,我指考的作文分數還是16分!雖然總分不太ㄧ樣。)

作文這東西實在不適合拿來考試。考試就會有口味喜好,考試就會有作答方法與高分邏輯,本來我連歷史地理都不認為是可以考試的,歷史課本上面大大的寫著"歷史解釋"這字眼,並標明了它的定義要學生理解,卻絲毫的不尊重其他的歷史解釋,出題老師就這樣弄出一堆標準答案告訴我們說:這是正確的!

而更何況是作文這東西,這是能拿來考試的東西嗎?我們或許說,很多東西有某些程度上的標準可以去制定,在各個方面皆是如此,但作文這種東西真的需要如此嗎?作文這東西不是我們工作上的成品,或任何在市面上所見的商品那樣需要曝曬在眾多評論意見中,那是我們生活所留下的結晶。而且,我們為什麼要在三十度高溫中,並在有限度的時間條件下寫出一篇好作文?所有的小說家與寫作者應該要出來抨擊這樣的方式,因為寫東西的人都清楚這樣的狀況下只是在讓學生成為一個寫作、考試機器,而非一個好的寫作者。那不是作文,那不是發自心靈的純粹事物,而是一個大型的簡答題!如果考試的用意已經低級到了只是要考驗國語文能力,而非寫出一篇好文章,那就如此吧,我也隨它去。

我開始質疑那些評論者,也為他們感到可憐。
當評論者成為評審而有權力是影響別人的命運的時候,他們實在該對自己手握這樣的權利感到害怕,特別是去評審一個不該去量化、分數化的東西的時候。而且評審的意見是直接的強壓到作者本身要人家接受的,這讓我質疑評審、獎項的存在意義,也顯示出相當的不公平成分,我以前就相信評審作品ㄧ定會有死角,但這死角似乎比我想像的還多、還巨大。想到這,突然發現這又是社會上不公平的ㄧ例,在此之後,我可能開始不再太去在乎那些金曲獎什麼了吧,還有那些教授所打下的分數,那就是一個恐怕充滿著先天問題的他人意見,知道就好。而我們該在參考他人意見之外,堅定對自我的信任,但,真的是不容易阿。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