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從前有個我,樂天而熱情,但在真實與虛幻中傻傻分不清。我不知道什麼是真是什麼是假,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只知道外在與大量的保守觀念給我很多壓力與暴力的言語,這些東西如同一把把的箭射入了孩子尚未成熟的精神迷霧,誰射中了我?誰為我帶來血流?直到今天我即使知道誰對誰錯,但如同塵埃落定,傷痕也已造成了。我或許是有著錯誤的,如同對待我的所有人一樣,我們都做了很多錯,而造成別人傷害的人不一定不會是受傷最小的人,但我還是樂天,我還是開心的,這是孩子的能力,脆弱卻也有著莫名的堅強。

此時此刻有個我,我不知道傷疤對我而言還存不存在,但現在的我確確實實是由於迷霧的破散,也就是狠狠的被打醒了,所以那個熱情的我,現在不太出現了。我們說在錯誤中找尋進步,但在錯誤中的進步是需要代價的,而那代價是無法預知的,我現在看到了代價,代價就是對人的關係的缺乏信任感,與害怕。而另外帶來的是與主流價值的反判,我成了個極度叛逆的人。

從前的我,從許多虛幻故事中建立價值觀。漫畫的價值觀有著大量的英雄主義,特異獨行在我看來是有趣的,伴隨著我對主流價值觀的反動,那成為了現在的我。但我無法想到的是,當我輕視我生長環境中所纏繞的主流價值,厭惡這些人,痛恨這個地方,而企圖要到與自己相近的世界去的時候,卻發現一切不如同我想像。

高中的我,跟大家相處的不算太壞,但也絕對不能算好,所以我想試著交些同好與價值觀相近的朋友,或許一切能好一些,我是這麼想著的。而到了大學,跟班上的人也試著好好相處卻好像不太行,所以乾脆就隨著自己喜好去交一些跟自己相近的朋友,但卻都一一離去了,一瞬間發現想像都錯了,原來合不合得來才是重點阿。

原來我根本就是天生跟人合不來,我不知道我是太怪,太討人厭,太無聊乏味,這時候突然想到以前身邊的親人對自己說的話:「你走到哪裡就被人討厭到哪裡!」我是沒這麼慘,不過卻老是覺得跟所有人都有種疏離感。跟平常人是如此,我曾經想說,或許正常人好相處一些也說不一定,可是仔細想想正常人的團體,我以前也是插不進的,終究還是合不合得來的問題吧!而跟怪人們的相處,總是覺得他們有著很多他們的堅持,很多他們的複雜心理,所以他們才孤獨,所以怪人們彼此要合得來也還是很難的。就算合得來了,卻還是有人會告訴我:我跟你是君子之交,我們就相處的淡如水吧,我不覺得殘酷,但那不是我期望的。沒有人會像我一樣因為喜歡同樣一個樂團同樣一首歌而對他人有好感,即使有了,那又代表著什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真正的迷霧,比起孩提時對於真實對錯的懵懂,這層迷霧是可怕多了,迷霧告訴我,什麼東西都都不要相信,唯一相信的,是你會孤獨一輩子,是阿!我漸漸的從迷霧中層層撥開,顯露的卻是這個答案,就像誰都不會想到有參賽者會突然退出比賽,而我也沒想到人生走下去會是這個答案。

從前的我走了,留下了現在的我,從前的我餵養了現在的我,我聽的見"從前的我的血液"在我體內流動的聲音,那心臟的跳動有一部分是屬於他的,樂天的神情中還見的到他的身影。而現在,我卻不知道該怎麼走下去了,我還能有以後的我嗎?

這問題很難解,但我不需要任何同情,隨意的給別人一點希望只是徒增困擾與假象罷了。

--------------------

高中的時候很有這首歌的情緒,沒想到,瞎搞了這麼久又回到這樣的情緒上來了,我真是....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