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鳥不像海鷗一般受海港的束縛,自由勇敢的為自己而飛行,那是多麼吸引我的姿態。

當時,成績出來的時候,我因失敗而慌亂,出現有那麼一條路好像是有希望的。但曾幾何時夢境的光輝彩霞已失色,日文系是讓我覺得乍看實用有用,卻沒興趣使不上力的夢靨,這時才發現沿著其他的路才不會滿地泥濘。

一切都錯了。

這一年一直有個噩夢來敲門,我可以聽見它的腳步聲,感覺它逐漸成形,但我不太願意去見它,我可以想像它直瞪的惡眼。那是個由許多紛擾所築成的夢,它有我的失敗、我的疑惑,更有我感到長久以來一個故步自封的環境的嚴重破敗,就像是個幾十年沒人管的老舊房子,橫樑倒了,沒人管;風砂層疊了,儘管走過也不整理。

我不意識自己是海鷗,但我可能是,因為我沒有走出去的勇氣與積極,我是那樣子的懦弱,我真是戀家的,但這個海港卻是因我的放任與先天的種種限制而令人做噁。在同時我卻看到一些人走著自己想走的路,我越來越覺得自己不該逃避那個惡夢。我該疑惑著,讀書該是怎麼讀的,而我似乎沒有天份。我更該想著如何跳出這個世界,讓我掌握,讓圍繞我的死物活物都好點像樣點,而我也必須擴展我的世界的邊境。

而我已經耗費太多時間去蹉跎,而原本簡單的路已如樹枝般分岔相互糾纏了。讓我仔細思考,理出玻璃破碎的細縫之路,才能做出那白鳥的姿態,展翅翱翔。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