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來了,最近一睡就很難起來,現在我是真的起來了,床邊喇叭裡明信片這首歌的聲線有如雪,我拭去了夢,在我睡夢時它卻早已輕輕的下著。
 

電視機裡記者尖銳的聲音又刺進這房間裡,他們是那個樣子,在客廳裡是那樣子典型的上班族星期天早晨,只是不知誰在那把電視開著,爸?
 

當我的思緒轉瞬間移到了窗外,窗外是多麼燦爛的陽光,快笑著吧,因為人總不知道什麼時候要哭了。阿,可惜這不是個有窗簾的窗,我想像著風把那兩塊布帶出多麼柔和的流線。我微笑。
 

「淺,起來吃早餐了。」
 早就起來了,我想這麼回應,卻還是算了。 

我突然想到昨天我可愛的朋友契,向我表白的事情,一想起這件事我覺得還是走出房間吧,那不是個好氛圍。走出房間第一件事就是快把音響打開,這次的歌是
She said,並不是真的非常喜歡這首歌,不過現在就是那種感覺。 

側眼看著電視螢幕中新聞裡主播頭上的臉盆,隨著她煽動的語調像是快掉下來了,我詛咒有一天它真的會落在主播台上,ㄎㄧㄣ拎框啷。我笑了,是個短暫的笑容。我常常在讓自己能在笑的時候回到最初的面無表情,奇怪的習慣。突然想到自己還在放著音樂,這是一個混雜與入侵的戰區,我試圖讓自己可以站在這裡並把注意力集中在旋律上,阿,這次新換的醬油好吃。

拎拎拎拎 ! 

「淺淺淺,聽說昨天契跟你,嘿嘿。」 

痾,三姑六婆們的工作真是全年無休阿,要不是你是我好友我一定立刻掛電話並且上網誌寫篇長篇大論"三姑六婆對社會的禍害之我的好友篇"。
 

「沒什麼大事。」這時媽看著新聞大笑出來,臉盆掉了嗎?!

 「口氣真冷淡耶!」 

「你好煩,從哪知道這些消息的阿。」
 

「嘿嘿,我有線民阿,想知道是誰嗎?」阿,原來是悍妻痛毆醉夫,什麼怪新聞。
 

「你還是別講,以免我殺了他們。」
 

「哈哈哈哈」 「ㄟ,等一下出來吧?出來再談。」
 

「恩,這裡也不好講這些事情,哪裡等?」
 

「台北車站~台北車站~」
 

「來看這新聞,那女的把她丈夫打到滿身血,而且還對著鏡頭擺出兇狠
POSE,結果她丈夫在旁邊渾身是血的大叫:我才不怕妳,這世界上真的是什麼樣的夫妻都有,真的是很好笑!」媽笑著說。 

「可以建議周星馳請她去當女主角。」我轉身回房間,背後又是一陣笑聲。

-------------------------------
常常在深夜的時候才會開始想寫東西,真是個勞累身體的習慣呢,夜夜笙歌。
不過在夜裡更新東西是有些好處,無名在凌晨會比較快一點。說實在,如果這種問題不改善只是在推卸責任,我大概就會換個地方寫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rianelva312 的頭像
brianelva312

黑羊牠在牠的黑裡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