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我生命中消失也有好幾年了,我不懂你怎麼會走的。我們是吵了幾場架,但沒想到你遽然一走了之,我沒哭,但不懂為什麼會變這樣。我莫可奈何,但沒想到悲傷雖著愛一點點的不見了,我就這樣慢慢接受了,你像是那天黃金的太陽在夏天的空氣中明亮,在記憶中的太陽如今只剩落暮殘影。 

我聽著
NANO裡,Kings of ConvenienceGold In The Air Of Summer緩緩墜入夢中,最後的那段鋼琴聲聯接了夢,原本該是夏日有點憂傷的旋律,我卻有著一份歡欣,撥開模糊的記憶,你跟我就在學校的合作社裡拉開冰箱的門拿出各自想喝的飲料,早上的時候我不想喝太甜的東西,而你則是選了一瓶風味濃厚的奶茶。 

我問你:「怎麼不會想換換口味?」你回說:「那你呢?」

我笑笑的說:「你管我?」  

在夢與車子的搖擺中回到了台北,轉眼間已經移動了那麼長一段路途,我也已經座落於自己的床上了,如果能把這一段移動的時間給抹掉,那我不就是瞬間移動了嗎?我想只有神的手能做到吧!但有時候會有這樣的錯覺,像是從一個太夢想、太美的光景中離去,途中短短的回家路程就有如一瞬間般被強烈而美好的光景給遮蔽,近乎消失。

 

其實這篇該該上一篇一起當1-1
實在太傻了阿...哈哈


我懷疑是否在你走的背影跟你與我牽手的畫面間也有一段過渡、移動的距離或是形上的樣子被我給忽視掉了,或許正是事物的變化暗中進行,便給忽視掉了,所以過度與斷線的那刻我是看不見的。 

在那個沒有燈的夜裡,我好像看見了一條沾了淡光的線從窗戶延伸了出去,是不是一直存在那兒的呢?或許是在不知不覺的移轉化變之後,它就在那了。無論如何,那都是一條不可思議的線。在太陽再次運轉至這個世界後,或許它又會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吧。
 

或許,真正的原因是我太想看見那條線了吧,像是看見玻璃落在地上粉粹散落的那一瞬間,還是刀鋒陷入皮膚深至肉骨的那一瞬間。最慘烈也最深刻的一刻,才能讓我真正的哭泣。
 

然後就會是我真正忘記你的時候。

------------------------------------------------------------------------------------------------
或許此時對我而言,寫作的真正敵人是想太多了,想著要寫大綱,想著要有個中心主題。
真的該如此嗎?
其實不用給自己那麼多壓力吧,即便只是丟垃圾給看的人,好歹我也是認認真真的隨著自己的思緒完成一件垃圾,只是不好意思要請各位當垃圾車了。

對了,關於這張圖,只是想放而已,應該是沒有特別的意義吧。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