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多麼壞心地,將我們封鎖在下午短短幾個小時裡。老人在隔壁房間睡著,忘卻了永恆衰老與一時疼痛,是的,蒼老是種永恆 ,不如服下止痛藥劑吧,以換來短暫美好。時鐘分毫的算計著,貓同與等待陽光透進屋裡來,那陽光。已經是不能再多幾分悶了,開啟老舊冷氣,淹沒琴聲流水,轟巄巄便成了緩慢如沼澤的調子。看到ㄧ半的舊電影,那是今日鬼魅般歸來佔據我心,卻硬生生地靜止在某一幕。我轉頭迎去遲來的冷卻中餐,只想果腹的慘澹心境,早知該等來薄暮。夏日的旅遊音樂,太平洋另ㄧ端度假的風吹來,是鬧上加鬧,反生出一陣清涼,我按下暫停鈕,關掉電腦螢幕,回到電視前DVD還運作著,地板上的蓆子是仍未開始的運動準備,該是減肥的時刻了,但我卻想著夏日火鍋的滋味,下次一起去吃吧,下次。腦子裡睡意恍惚,讓整個世界都不成個樣子,差點悲哀。

真說這下午三點是不知所謂的時刻,如果還要開會那也只是裝模作樣,正經不起來。Laura Marling那份啐唸的唱腔佔據,我唱起歌比不了她嘴快,MSN難得有人密,卻也無心回應。插翅而飛的工作這下可能再回來,我卻是意興闌珊。朋友說今天是他的生日,或者是結婚十週年,都像是愚人節的荒唐,我們不如百無聊賴地做些無聊事吧。因為華美的也得垂敗,不意欲扮演晚宴式的笑容。你靠過來,恍惚中的ㄧ個吻,有幾分真味,卻少了那份假反而虛假不實。

我們是不是要認真的帶起保險套?你問。你我都傻笑著。
我在你身體縫間看到貓在陽光下沐浴轉身,光影隨之流轉,老人這下在蒼白的房間裡,呼天搶地的喊,壓不過外頭垃圾車,遠遠大放著世界名曲。你我只留在此時空不移轉,乍看如此,卻轉眼黃昏。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