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8.jpg 

愛愛愛愛愛愛~曖曖曖曖曖,到底有多少作品有愛可說。時時刻刻導演的新作為愛朗讀,或許又是個企圖感人肺腑的真愛故事,只是表現的手法與視點,從勇敢與正義的愛情教條法則上,轉移到對於一位納粹女戰犯的愛,所以為了愛又可以戰勝一切(或者是那句:只要有愛!)?依照結局似乎不是如此。當這麼想的時候,一開始對於用了這樣一個視點的驚喜反而弱了。

 

這部戲在視點上的精采是由於,觀眾容易因為電影的視點而對角色有所理解或同情心態,而一個確確實實錯誤的角色,用這樣的觀點可以引起你更多的理解,或者是另外一個理解的角度。這更可以被視作對所謂邪惡(或之類)標籤下的成見,那些容易使人缺乏思考、再思考的成見的一種反思方式。在電影裡,當整個國家機器把你一口捲入的時候,可以見識到的是某種僵化與純粹的實用功能性質。在海邊的卡夫卡裡面也曾出現過這樣子的角色,是一名計畫如何快速有效率地"處理"掉猶太人的軍官的判決過程,在小說之中村上春樹借了大島先生的筆,引用了葉慈的詩為如此人性喪失全力發揮功能性的行為下了註解-"我們的責任從想像力中開始。",而電影中的女主角也如此失去了自我的想像力。

 

本片第二個有意思的點在於,女主角對於閱讀與文字的喜好與自卑。男女主角在監獄中以各類文學的朗讀錄音帶交流(那幾幕錄音與收到錄音帶的過程一貫顯露此片導演在時時刻刻中也出現的,對於多線劇情剪接的才能),女主角更藉此改變自己文盲的事實,既然剛談到想像力,或許可以聯想到的是,在閱讀的過程,同時女主角也增長了自我的想像力。在此有個暗示,在一封信中女主角請男主角多寄點愛情故事過來。

 

一開始談到某些驚喜弱了,因為本片並不是真正要談論關於納粹戰犯與對一個違背正義的愛人的愛情。而是男主角多年的傷害的僵結,電影裡面很多事情都沒有明確指涉顯明,這點也是。女主角的不告而別似乎讓男主角自此隔了一層殼,如同一種自我保護,或許沒有去替女主角揭出真相也是一種緣故。而當女主角年老於獄中終能受到假釋與不斷寄去錄音帶的過程,可以看出這並不是單純的愛情,我也說不上來那是什麼,用個很中性的字眼吧,就用情愫來談。男主角其實不想也不可能跟女主角再續前緣,或許某些程度來說這也是一種贖罪。而如此情況下,直接導致的是最後死亡的結果,我想這已經是一種只能用事實看待而非以好壞能去論述的某種必然,為愛朗讀對我而言是這樣子的一個故事。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