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話語傳來,有句話從心底深處幽幽昇起,迷陣便展開來。
沉寂的荒墟中有張臉仰起、仰起、再仰起,聽往;那激昂的,似老鷹似宣判者的語調,高亢、高亢、再高亢,直像破碎驚嘆的聲響。四散而複雜矛盾的意韻在我臉上跳舞似的吻,開在心裡成了個姿態萬千的謎。但森蔭下的確實撼動,漸亮出赤裸的真心。

遠方有個外敵,我內心也有個敵人,也可能是我的愛人。得知預言後,意圖沿著那最熟識的小徑逃離,過往已走過有多少次呢,但似乎也想走到他面前作蛇態的吻,不是?內心有小提琴淒裂似的瘋狂;內心且有高山古湖的平靜。但我無法阻止心漸漸地衣不蔽體,露出它的性器與嬌媚的視線。在與那雙眼睛四目交接後,我誠實的放下天邊海闊的距離,從原始部落的水草地上飛起,飛起,再飛起。

我正通過我的心,沿途,想聽到你的話語。而,你不會知道那迷陣的謎語是什麼,或許我永遠無法有機會講出這段,即使如此簡單的ㄧ句話,即是-


「我是不是愛你?」










寫完這篇,我覺得我是愛玩形式到極點的瘋子,從標題道放的歌名都要玩透透。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