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出房間至客廳,在明亮客廳外的陽台轉開了大門。
分割出的幾個剎那間的面貌,其中一個畫面的明亮被夜黑蓋了去,待走到昏暗樓梯,下一個畫面又亮了回來,之後直走向光影雜錯的大街。夜黑轉瞬遺落在陽台,旋轉狀的樓梯讓人跟著在燈泡之下,旋繞過光的各種落下角度,於是光影在臉上分分秒秒的變化,不停不止。我踏在夜路大街上,一盞盞光芒落在耳後,ㄧ盞盞光芒正待撲面。下一秒,也許是帶點霧氣的俗艷光芒,也許是更加突顯夜黑的路燈。
 
潛意識映著脆弱,揮發出一種悲觀氣味,讓黑夜無限的延伸,直到黎明白天都亮不回來,更使人成為了夜的人民,依靠著人為的光火。夜路上,與他人擦肩而過,與四面八方燈火照面。那些最虛假的光在這時閃著,使人暗罵著輕視著:「這人類仿造的假光!」,下瞬間卻又感受到那一點真實,緊緊依偎,或許只是想去相信而已,如同相信人與人的關係。
 
前一秒鮮活的草綠色,或許,下一秒成了火紅色,帶點腥與混濁。於是掙扎與吶喊,卻像是在通風口中伸展不開而近乎窒息。近乎窒息其實是無力無奈的消極,如在高山地區呼吸著最稀薄的空氣而開始適應,即便是近乎了滅亡。

無數燈火掃過,五顏六色懸浮於空間中而缺乏實體,反將透明照亮成霧的模糊。我們就在迷惘與不真實中竄著,試著讓一切更加清晰,但哪個角度方式都是徒勞。因越明亮耀動,反刺眼的不見真實的蹤影。另一方面,即使猶如光芒籠罩,卻無法抹滅黑暗構成的底。黑暗中竄動著厚重的雜亂思緒。

然而,當黯然被沉默遮掩住,卻在電話中聽到了自己開懷的笑聲;當開心的說笑,卻也同時感到些許的空洞;當在沉默中想掛了電話,卻還是繼續想著下個話題。原來,在消極中還是無法放棄希望,使得相信與懷疑共生存著,所以交纏而無法解套。
 
交雜著,盤據著,思緒好似脫離了時間流動,避去了燈火照耀,陷入迷網與靜止。這瞬間,是個無狀態的瞬間,是個在上個音符與下個音符間的片段空白,是等待著下個鏗鏘聲響前的假性平靜。另外,身體正急忙的迎向下瞬間,帶有點只好這麼走下去的思緒,想著下個打在臉上的光會是哪一盞燈?皮膚表面外的光影變化是否能推動思緒?我想是會的。但,或許只是繞個圈子,最後再回到這裡!且伴著一場成長的虛幻感觸。






放的音樂是紅髮女郎的23,看過這支MV的人就知道為什麼我要放上來。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