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希子露出像是要融化的笑容。是笑容,清新的笑容。平常那種觀望四周、有時候甚至會觀察對方臉色、像小動物般的不安眼神,現在完全消失。這一年來,學生第一次看到她的臉上掛著笑容。「你們現在是人質了。」節錄自肅清之門第二章

中年女教師亞希子的復仇劇就此展開,為報復這群學生的萬惡,為報復讓自己失去女兒的飆車族,她從溫順被瞧不起的一介女教師成為一個滿臉笑容卻又極其偏激的惡魔。這場活生生的處決到最後有誰能活下來?誰又是加害者及被害者?正義又在哪裡?

作者以漫畫式的超現實構思為起點,周詳的計畫層層突破了非現實的不可能性,讓讀者身處在一個看似隨時將崩落的幻想世界,但它卻穩固的持續到最後一刻。劇中的個人的糾結始末已無法輕易定位,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絕佳殘酷的過程,這讓我突然想到古時日本武士的時代,不是生就是死,以生命作為殺人理由的世界。而殺人在這其中好像多麼簡單阿?好像我們在踩著別人的屍體還能帥氣笑著一樣,但在自己家人遭受同樣對待時卻又是義憤填膺的宣彰著自己的正義。這樣看來,在這小說之中難道不是有太多的情緒被簡化而只是過度強調復仇二字?或是社會中真有著這麼冷感的人性將許多細微的情緒給虛無化?我想在相當多可被觸及的議題中,黑武洋只選擇了復仇去給一個較為清晰的答案。

復仇者再被人復仇的亙古循環的歌曲已多少作家翻唱過,一個復仇劇中的最後一幕其實早已在我們心裡顯露,最後究竟是誰獲勝?我想看完結局很明顯的會知道,沒有人真正在這之中獲勝,而這齣復仇劇中的亞希子就像是全身被怒火環繞一樣,去抱住學生一起同歸於盡,是那樣可悲的姿態。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