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以前有聽姑姑說,我小時候是很可愛的。小孩子雖有可愛之處,但也相當的脆弱不是嗎?而人就是不斷的經歷各種刺激或攻擊而變的堅強,相較於動物們肉體的成長,人的成長應該更著重在心靈上吧!

小孩子的心靈是同吹彈可破的肌膚一般的脆弱,對我而言,能記憶起的脆弱最早大概是"離別"吧,我的母親以前常常會在禮拜六來接我,搭著一兩個小時的公車,乘著夜風、披著月光,她把我帶到她三重自己獨自居住的家去,每個週末我都在那與她共度。而在星期日晚上她會在搭著公車帶我回原本住的地方,在我與她告別後,我會在樓梯間偷偷哭泣,以宣告再次的別離、不捨,有時我也會在她走出門外之後,在開門走出去看她離去的背影,直到她走出那條路。

回母親的家鄉的時候也是如此,那是我唯一的鄉下,我父親這邊是長年住在台北的,而我則是長年跟奶奶住。當準備回台北的那一天,外婆有時候在三合院的埕上目送我們的離去,我不知道她是否也會有感嘆,但我總是在車上想到她站在那兒的身影而哭泣。

我的感傷是孤獨的,從小到大,每當我流下眼淚,我身邊的人不是不知道就是視若無睹,當我在車上想到要再等一年才能再歸鄉,我的母親在前座暗自看著我,我不知道她的心情是怎樣的,我只知道她一句話也不說。只有奶奶不是如此,我還記得那個過度呵護我的奶奶總是讓我不禁想從她那裡感受到多點溫暖。

而在父親死去的那時候,與他疏離的我是用擠的才勉強有點眼淚,他死了,我並不難過,反而還為他慶幸,不要把這種無賴的人生拖的太久,死與新生是相連結的,想要新生不如死了吧,那大概是我小五、小六的事情了。之後也發生過非常多的別離,有時候關係的終結也相等於別離,到底幾次了呢?這樣的事情到底發生了幾次?

現在的我在看到電視劇中的別離總是忍不住哭泣,但在現實生活中,從某一刻起,我的心開始聚集了相當多的雲霧。與人的關係,開始變的不重要了,只要不讓自己完全寂寞,偶爾跟週遭的人說說話,開開心,或許也一同出去。遇到相投的人偶爾透露一點心事,雖然有了點交情,但交情總有一天會消失吧,就讓它消失吧!像雲霧一般有時從窗外飄進,有時又從窗子飄了出去,我隨時有這樣的心理準備。友情的疏離感、不確實的模樣,最後幻化成雲霧一般,而我在之中吞吐。

雲霧是攻擊不了人的,但我也掌握不住,唯有如此的方法,當關係的開始近乎別離,開始不像是開始之後,我才有在寂寞中生存的機會,小說中美麗的希望、漂亮的友情對我而言是真正不存在,只能以捨棄的方式努力擠出點希望出來。但有時候想到自己是這樣生存,還是有點覺得難過吧!有時候總會有些莫名的眼淚,卻也只能一笑置之了。

在我年老將死之際,我若是把過去的友情當成影片播放,當按下快轉鍵的時候,我只會看見雲霧與在那之中的我,雲霧如被風吹著一般快速的消散,波痕快速的變化流動,最後在雲霧之下暴露的,只會有我而已,什麼也不留下,我想我看到這裡應該哭不出來了吧,我希望那時候我已堅強到如此。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