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田思怡/東京十九日電


紐約時報十九日報導,過去四個月來,醜化中國人和韓國人的日本漫畫書在日本大賣,反映潛藏在日本社會的仇中和仇韓情緒。

由台灣出生的旅日學者黃文雄(註:現為總統府國策顧問)提供文稿的漫畫書《中國入門》,形容中國是「世界賣淫超級強國」,銷售十八萬本。由日本右翼漫畫家山野車輪主編的漫畫書《嫌韓流》反映日本反韓流運動,狂銷卅六萬本。在《嫌韓流》中,一名日本年輕女子感嘆說:「說日本造就今天的南韓一點都不誇張。」這本書的另一段寫道:「韓國文化沒什麼可驕傲的。」

漫畫書《中國入門》把中國人描繪成墮落的民族,熱中自相殘殺和賣淫,這本書指中國大陸賣淫所得占國內生產毛額百分之十。這本漫畫還說中國大陸是疾病的源頭,並引用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的話說:「我聽說在日本爆發的流行病大部分來自中國大陸。」書中一位日本裔女士說:「今天的中國,不論是哲學、思想、文學、藝術、科學和制度都不吸引人。」

六十六歲的黃文雄說,中國大陸唯一吸引人的是中國菜。他寫了五十多本有關中國的書。

這兩本漫畫書把中國人和韓國人描繪成卑劣的民族,並主張和中韓對抗。書中的繪圖醜化日本的亞洲鄰居,對話則充滿露骨和攻擊性的內容。

這兩本書點出日本長期和亞洲鄰國關係不睦和日本人矛盾的自我認同感。過去一個半世紀來,日本學習的目標是西方,不是亞洲。今天,中共和南韓崛起,挑戰日本在亞洲的經濟、外交和文化領導地位,重新燃起日本人仇恨中國人和韓國人的情緒。

日本新歷史教科書編撰會榮譽會長西尾幹二直言日本應如何看待鄰國,他說自一八八五年以來沒有改變,當時日本最有影響力的知識分子福澤諭吉說,日本應模仿西方進步國家,遠離落後的亞洲鄰國,尤其是中共和南韓。

西尾幹二說:「我好奇為什麼他們沒長進,他們沒改變,我好奇為何中共和南韓沒有學到什麼。」

西尾幹二是《嫌韓流》中一章的作者。他說,日本應遵從福澤諭吉的主張,試圖和中韓切斷關係。他說:「目前我們無法不理南韓和中共,在經濟上很困難,但在我們心中,在心理上,我們應保持鎮定,維持那種心態。」

南韓崛起,成為日本的勁敵,使許多日本人受傷,這在二○○二年日韓合辦世界杯足球賽完全爆發出來,那次比賽南韓表現比日本好。同時,所謂「韓流」,亦即南韓的連續劇、電影和音樂席捲日本和亞洲,取代日本流行文化的輸出。

這股韓流引起反韓流運動,尤其在網路上,「嫌韓流」的年輕漫畫家山野車輪在他的網站上開始連載漫畫。這本漫畫書的一位編輯說:「仇韓情緒從世足賽開始擴大。」不過這本漫畫迄今銷售卅六萬本仍令編輯吃驚,顯示仇韓運動遠超乎他們預期。


老實說我自己也不是很喜歡南韓及中共
只是我很懷疑日本是為何厭惡中韓兩國?
以歷史上來看日本對中韓兩國該感到愧疚吧?
致於我們可悲的國策顧問遽然提供文稿給這種極端的作品更是讓我震驚(是否因他的出生背景而讓他支持這種言論?)
無論對中韓是否有嫌惡
我都不贊成因情感上的問題而不去接觸中韓兩國
更甚至是完全否定了中韓兩國
就像台灣對中共一般
我們即便厭惡共產黨
但也要學習人家的好
知己知彼 百戰百勝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