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睡未睡的片刻間,達爾文讓我想到的畫面是...墬落的玻璃杯的破碎弧度,切割手指的血液流動,手指不自覺的搓揉著,一種確認痛覺與身體的連結.墬落的蔡健雅所在的進行式,是永不見底的一種墬落阿.而地景全面聳立壟罩,來自微小天空的光在城市間穿射過來,你幾乎錯過那個角度了.躺在地上的我才發現,你走到那個角度上,見到你該見的光,你告訴我:你一直躲在這一切之下,說著你的語言.當最後她終於落在地面上,她沒有像玻璃一般破碎,她還告訴你一個值得心碎的真理:「懂得永恆 得要我們 進化成更好的人 」

 

但我們從來不是以那個方向進化的,所以我會原諒一切.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