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兩天的演唱會行程,今天是胡德夫在國家音樂廳與交響樂團的合作表演。當胡德夫唱第一首歌的時候直然感動了,怎麼會有這麼有生命力的聲音,而且我現在正在現場。ㄧ開始胡德夫是自彈自唱,很難相信有這樣的表演可以把專輯裡的胡德夫充分地完整表達,好像就在眼前直視所有他能給你的。我並不喜歡後面幾首歌弦樂團的伴奏,反而讓人覺得俗套了。他在匆匆裡面夾唱了Time i n a bottle,依舊非常有他的味道,但聽過幾首突然有些分神,怎麼好像都很類似呢,整個表演。幸好胡德夫在上半場最後一首的撕裂我吧,是首很深沉悲傷的一首歌,與其他幾首專輯內的歌曲主題截然不同,胡德夫或許因此唱的特別激昂,我媽說一開始應該就該唱成這樣的,但我反而覺得那些關於大自然的歌曲不該唱的如此轟天怒地,而且表演也因此而比較有了層次。

下半場有管絃樂隊與原住民兒童的合作,當演奏完台下掌聲激昂,但我卻很納悶,原住民古老的歌聲只能做出這種程度的結合嗎,為什麼ㄧ種古老的、擁載民族文化的音樂不能與新的欣悅結合產生出另外一種新的樂種呢?還好線在的確有圖騰或巴西瓦里在做這些事情,不失原住民的身分文化卻也擁有不同的文化特質,我想看到的是這樣的表演。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