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性義工說起。
這世界上有性,有殘障者,有交纏的肉體,我們卻無法把性與殘障者交纏連想,於是乎,我們都忽略了這點,沒見到這社會某個穿堂巷弄裡,有殘障者買春並以性為拔掉氧氣筒都要做愛般莫大意志的展現,以實現性的滿足。性義工並不是由妓女來擔任,事實上是完全不同的性質體系,性義工單純是字面上的意義詮釋,沒有金錢買賣交易,以性為義工服務,乍聽荒唐,這世界上卻真有這麼多荒唐,更有人需要這荒唐。

大奧眾所皆知以女人勾心鬥角聞名,由BL漫畫家吉永史來詮釋卻成了美男三千的版本,原本以為只能是少女們的奇艷幻想,但過去只擅長編寫短篇故事的吉永史,卻搏力展現了她對於長篇故事的才能與氣勢,成了這幾年最值得期待的ㄧ部長篇鉅作,如今只怕會像花漾人生那樣草草收尾。

大奧作者既然是吉永史,很自然會顯露出BL的骨子,大奧內的男人彼此男男相戀自然無比,老鳥姦淫新人的事情似乎也見怪不怪,第ㄧ集出現的小配角杉下,對於這些如此說到:

「或許你覺的大奧是藏污納垢的地方,不過也有人在這裡才生存下去。」

杉下原本入贅至兵家,卻因沒有生育能力而遭休,由於日本遭受怪病侵襲男性,男性的人口與女性離譜性地不成正比,價值觀與地位也急轉相顛,像杉下這樣的男人就如同落魄官臣的女兒ㄧ般,只有策略婚姻的方法才能存活。而後我看到性義工中的殘障者時,想到了杉下,同樣是在這樣不自由的人生/肉體中,掙扎存活的人們,只是ㄧ方是販賣自身的肉體,ㄧ方則是恥辱地買取他人的肉體。性由於肉體與精神而生,但社會的目光與肉體的缺憾限制住了他們。或許不能有太多太值得ㄧ提的原因使我們陷入了某個地步,但我們平凡的日子總也有某些死胡同走不出,杉下在這情景中選擇了大奧這地方消極安居,某些殘障者選擇了積極的爭取,而我們呢?

或許迷惘也是種選擇。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