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寂寞揪住我,厭倦。厭惡了好像沒有餘額的生活,隨時有個東西要逼急了誰。
如果情緒這麼容易掌控不如就在多放點額度,我希望能是這麼輕鬆的動作。朋友、情人、直男全部都該死的煩躁,這些是過敏原而我是過敏的對象,可惜還真找不到誰替我治療,只怕那個誰成為下個過敏原。

"不斷的出現、出走,接著若無其事"是打住的結。快解套。

此時很開心因為一切都不重要,明天誰也不想見。我有外在華麗的臭皮囊,卻是每天灌進了不同空氣的空氣袋,現在我要30%的氧氣與70%的氮氣,讓一切既思緒活絡卻又顯的沉靜。我在自己的地方說著自己才會笑的話,別說我老是在偷笑,因為這話只有我懂得如何笑。

我說:蝦子這一輩子不會知道自己的身體熟了會變成紅色。多荒繆可愛。

於是躺在床上大笑。
你知道無聊佔了人生多大的成分,以及多大的意義?我突然知道,很好。如果一切嚴肅的分手、事業、心靈沒有無聊來填滿,這一切會灌爆我的空氣袋,你只見那皮囊粉粹,只思考爆炸表面的意義,看不見其中的散,絕滅只對於我有感覺有意義。所以人生不能沒有"額度充裕"的情緒,於是我才拿起了灌氣的機器。

你可以說我怪,我不會像村上小說中的"我"ㄧ樣拒絕自己的怪。怪,與我自傲的怪讓我高潮。我不需要他人,或許只是現在說說,但總之是如此,我不在乎一切一切才會在乎我。

你知道,說了這些,也只是某ㄧ瞬的自動儲存草稿。人生沒有意義性,人生是渾沌的,而這只是某個稱之為本質的切面,我們儘管笑,在還能笑出來的時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rianelva312 的頭像
brianelva312

黑羊牠在牠的黑裡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