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夢 ,真實的如同身歷其境。或許真是曾身歷其境,因為那彷彿是從我記憶中抽離出來的,一個孤絕的夢境。

當夢不知何時自發性的開始時,我正如往常跟同學們擠在電梯裡,預定到達目的地教室的樓層。這就宛如恐怖電影中,猛然發現自己已在深夜的陰森教室中的情景。而無論是電影或夢,都會有個屬於自己自然的劇情延續,夢的延續如真實,如現實般叫你想不到這是個夢。門開了,於是我們自然的向教室走去。我說不出詳細劇情,說不出身邊朋友的話語,但我深刻感覺到過去一年以來,我感受到的孤獨,於是又如同往常的現實一般,我越過身邊的朋友快步走進了教室,我丟下了他們,帶了些與復仇意味的這麼做了。

然而,教室中散落的人群與桌椅卻讓人感覺到這是個荒原,找尋朋友坐在一起呢?還是要一個人誰也不理呢?走著、眼光掃過每個人的臉上,似乎誰也不適合阿,而背後落後的朋友們發出了坐下位子的聲響,有誰?還有誰?還有誰是....?

最後我沒有找到,沒有選到自己的座標我就醒來了,但這夢的味道還留著,還在這房裡飄散。原來是這樣,突然比起過去都還能感受到那股悲哀,沒有脫離出來看看還真的無法完全了解自己那時的樣子。想到這我突然笑了,突然覺得脫離了真好,雖然直到這一刻前我從來沒有這麼想過。

現實如夢似幻,夢如真如實,唯一能聯繫夢與現實的是這悲哀,無論何處都清晰無比的存在。


創作者介紹

黑羊牠在牠的黑裡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