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久違的淡水,久違的幾乎像要從記憶中消形,久違的幾乎像是初次到訪。出了捷運站,腦中重疊著過去與眼前捷運站模糊的線條。才剛有點想起些什麼的時候卻又發現,原來路邊的建築是紅毛城,好像不是以前看到的模樣,原來記憶也不一定完全能跟現實重疊,小時後眼中的紅毛城與現在的紅毛城已是不一樣的東西了。那,是不是對於無論什麼東西的記憶都是不同時刻的線條的疊合呢?而,我們是不是都在不同的東西中找尋相同的回憶?

坐著公車,沿著老街,穿過若似中永和的公寓建築,來到了好像偏遠觀光景點的漁人碼頭。海風吹來一陣不知名的味道,落日已經剩下一片光晕懸在天邊,海面上也浮著薄薄一層的光,頭頂上的雲雖破散卻又彼此疏離的結構在一起,圍住那片色的鵝黃。時間好像停止了處在一個奇妙的狀態,一個伴著海朝聲的狀態。但實際上不然,隨後,光芒消失,夜晚真正的落下,轉由全面而純粹的黑將渡輪中的我們團團圍住,我們向著河岸霓虹緩緩前進。

俗艷的霓虹燈光面對著一片黝黑,如同「有河BOOK」這間位於二樓的獨立書店面對著樓下叫賣聲的糟雜。原本只是一股無名衝勁想去看看,沒想到突然好像踏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世界,那是我長久渴望的,卻膽怯了,原本自然的也變成緊繃了,於是我們只是默默的逛著書店,回程的時候一直向朋友訴說自己的後悔。我說:下次,還要去那裡一趟,希望認識到不錯的人。

那是久違的淡水,在其中卻有個初次到訪的地方。



有河BOOK的部落格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