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片看到ㄧ半我感到想吐,好像是過去的什麼事情湧上,很多過去的風景都再次圍繞著我,那種像是這世界沒有任何其他出路的感覺。曾想過復仇,對於那些人施加最恐怖的手段,我理解什麼東西才是最恐怖的,絕對不會是那麼簡單的強暴等等(不過看直男被強暴也是滿有趣的XD)。只是仔細想想,我是否該堅守尊重的原則,其實尊重是很容易破碎的原則吧,不是嗎?憤怒利己的心無法思考。然而,在劇中雄一趁亂殺了星野之後,令我感到,其實復仇並不能解救自己。憤怒只是ㄧ時的,悲哀會依舊在憤怒沉澱後延續,且真正令人感到恐怖的,並非傷害的源頭,而是青少年的狹小世界中,那股生存的絕望感。

其實青春時期的世界,ㄧ般來說並不會那麼抑鬱吧?而像星野那樣的人,又有多少這樣的人存在呢?劇中對於星野性格的轉變並沒有太清楚的交代,但仍有指出他背後的一些問題,他因此無法解脫轉而去傷害他人。這讓我想到"人類的敵人果然還是人類"這句話,在沖繩被撞死的男子述說著自然環境的殘酷,但彼此需要又相互傷害的人類世界,難道不是更殘酷?而更加殘酷的是,青春期的相互殘殺並不是源由於什麼心理的問題與背景吧,也就是說,青春期中傷害他人的人,難道真的背後有著諸多悲劇嗎?緣由難道不單純只是,我一開始看的很不舒服的原因,那種對於他人毫無尊重的輕蔑臉孔;那種不成熟。

lily chou chou的音樂真的能讓人感受到以太。劇中每當她的歌聲響起,即使那樣沉悶,鋪天蓋地的悲傷落下,她的歌聲就像是世界唯一的縫隙開口。此時畫面通常也是綠草藍天的背景,但依舊有些許的灰茫無法濾盡。話說,我也是因為這部戲才知道原來小林武史在日本音樂界的地位相當於小室。

之後,我脫離了那樣的世界。為什麼能脫離呢,是因為環境改變了吧,大家都開始變的成熟。現在的我回頭看來,會認為脫離那樣的現況的方法,就是不要ㄧ筆劃下這世界的框框。若認為這世界就是這麼窄小,無處可走而感到絕望,倒不如試著踏出去看看,我想這也適用於青春期外的其他膠著的現況不是嗎?

然而,痛呢?從那世界走開後,痛ㄧ直都深藏著,憤怒隨時可能燃起。所以我看到蒼井優在劇中洌嘴笑著玩風箏時,為她感到很心痛。真不知道痛有什麼方法可以結束。而且,我從不認為有罪的人不需要受懲罰,只是無需假我之手罷了。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