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光夏在台北愛樂的節目我媽一直很愛聽,所以我對她最早的印象是她談話的聲音,在喇叭中揚揚傳來的聲音很有文藝青年的味道,而且說不上來為什麼,她沒有社會人士的那種調調,聽來好像依舊是個戴眼鏡的大學生一般容易親近。

而這張精選輯也不大脫離這種印象,她的音樂就像看一個富有文藝氣息的朋友所寫的文章一樣,她的詞如散文般捕捉剎那間、光影的排列,她的輕柔嗓音為這故事鋪上了色調與情緒,何處是激昂、何處則沉寂。在弦樂為主的編曲之下,她藉以聲與詞中強烈的影像感打開了一幕幕充滿情調的光景,有時訴說的雖不夠完整,只夠組成一張相片的片段情景,但那讓人驚心的情感卻已足夠引人在觸目之外作出更深遠的想像。特別的是,這些東西都有著些許的前代氣息,但編曲是現代的,因此,前代的人對她感到熟悉不疏遠,現在的人雖對她感到新鮮,卻也能感受其中的美吧。

2003年的"逝"訴說的是在一切走到結束之時,心中面對一切的怡然,為事情劃上休止的符號,而往後再回憶起或許只剩下校園中灰色調虛邈的場景,亮的發白的陽光下你的背影與我褪去的微笑做為最後的一幕。"情節"裡雷光夏的聲音雖依舊美聲而少了點個人情緒,但在那緩緩節奏中的無奈,副歌歌詞的深刻讓人不禁也一同嘆息。"冬天不相干的故事"裡資本主義社會的城市冬天,低鳴的嗓音好似民生低迷的狀態與無顧他人的冷漠,而光鮮亮麗的本是不相干的故事。"榜外"我自己是最能感同身受的,副歌部份編曲的些許混亂,但「曾經展翅欲飛的鳥兒 訝異天空竟不屬於自己」兩句歌詞道出了多少心靈的低潮與絕望。"壯麗的你"是這張專輯的轉折點,不同於前幾首的哀怨還有大量弦樂的編曲,這首歌感覺像是文化人眼中的民俗,少了份荒蠻多了份文學氣息。"媽媽與我"開頭又是啦啦啦~是第三首歌有啦的,看來雷光夏非常愛用此手法,不過每次的感覺都不太一樣,這首歌裡的就多了份童稚天真,主歌開頭的大提琴顯得清新快活,連著前奏就讓人舒坦。"入山"這首歌真的挺特別,是我很推薦的一首。它的歌詞是來自客家山歌,是首極富饒味的歌詞。而弦樂的編曲不僅讓人好接受外,這首的編曲由低到高的情緒,最後一句「樹生藤死 死也纏」更是做了個幽然的結尾,令人無窮回味。

最後一首的"逝1985"為1985年的錄音,不一定會讓人欣賞,但卻有著回到那時代的意味,聽眾或雷光夏本人再聽到當初這首校園驪歌時,在2003與1985年這段悠悠時光之間,多少幕過往的畫面浮現,逝去與得到的拉扯與感懷情緒,面對過去終能灑脫自如,這才是符合精選輯所謂回顧一個階段的概念吧。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