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寒冬,好像很多情緒都必須被深埋土裡,而很多發熱的情緒也讓人感到厭倦。早該厭倦了,不是嗎?
我痛恨,那些讓我感到遺憾及悲傷的。我知道這狀況下痛恨是不會輕易熄滅的,我只求不要再讓我看到眼前的這些煩的人、事。
悲傷阿,真是個老話題,陳腐的讓人想將之遺棄在某地。我有種感覺,好像凍僵的雙眼才能夠看清楚這冷酷的一切,一切迎向我的事物即使不是那麼有利於我,也不是那麼合我心意,但我也不能夠反抗。反抗又如何,對應那些我痛恨的又如何,只是惹得我一場傷悲。
我知道所有的友情好像都如虛幻一般,在我面前做了個姿態便逝去了,我從來不是掌握的住的人,我好像該等個一個理解我的人,能理解我在精神裡徜徉的意志,能解除這一切困境的人,但時光流逝,我是否還能有這樣的時間去等,這樣的時間容我痛苦?
或許我就該這樣活在這如夢似幻的人生,在傷悲後又傷悲、痛苦又痛苦後,然後再放下之後找到自己生存的一點機會,那是生存的力量,最後的容身之地。
我很厭倦了,一切讓人不捨又折磨的事物,我希望不要在某個地方某個時間再把它給撿起,我沒有忘了我的怨恨及悲傷,只是有點放棄了,難道還真覺得帶著這些我的人生還走的下去?
一切都回歸到那神聖的神情,平和的情緒,不是時光倒移了,只是把一切經歷過的化作經驗卻也連帶的將之捨棄了,就像一個犯了毒癮的人丟去毒品一般,我不想了,這些代表著我的渴望,不渴望了,我知道這很難,不可能真有人如此棄世成仙的,但那是我好好生活的唯一希望。
一切的困境除了用那把關鍵性的鑰駛將之除去,也有另一種方法,即是走另一條路,不再捨求的人生。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