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回了我一個"噓"的手勢

與無可名狀的表情

(別怨我)

我記不得你的臉唇的正確方位

(大家說著)

我是以這樣的歪斜定看你的歪斜

(那是愛阿)

視覺就像我說的一句話殘留

(一句話也能是視覺光景綿延)

你的腿他的腿光裸拼貼如萬花筒般

(你的頸背線條接續我手臂向外舒放)

小腿上也非大腿了

腦子下難道又緊會著脖子

(讓我舔著你臉邊緣深凹的高地)

那會是

 

 

而我的結束或許在你的開始某處

你的骨樑是誰的刺 愛是誰的愁

你的天和我的地想像力扁平地被摧拉成一條偏執弧圓

成立的崩垮而我們你們他們誰們走不出這圈圈反覆依循再來

(再來!)

你的慈悲,最終是誰的絕痛

誰能慈悲?

 

沒事.捲起倦的繭.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