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提到,我養了貓。後說到,貓跑了出去。
牠是好奇的,而我家前面是貓道,不知道牠在窗邊眺望的時候有多少貓經過,或許只是出自我的妄想,我想牠們有些熟識,那天我的窗子不常開且被窗簾遮蔽的那邊,隱瞞我之下偷偷摸摸開了個通往外面未知世界的空隙,牠就這麼鑽了出去。但ㄧ開始我真是摸不著頭緒,好似貓是蒸發於我的午睡中,那下午陽光清明的時分。

說到這我突然想到陳綺貞的PUSSY,剛好洽適作為這小故事的光影背景,GIVE HAND TO ANYONE,我從這故事最大深刻覺觸的不是貓走失的焦慮,而是那些朋友不過動個嘴巴,卻也有人願意花時間在附近皆是荒郊空屋的晚上陪我找貓,更在夏天灼燒的日頭下陪我貼著尋貓啟事(我生平第一次貼這樣子令人害羞的東西,上面有我的手機耶),卻也有人連點同理心都沒有(更別說願意幫什麼忙了),吐不出ㄧ聲安慰,我想我不是陳綺貞在法國地鐵有那樣子人生地不熟的恐懼,卻也對"朋友",有了另ㄧ層的寒,心頭覆冰。

牠走失那天後來下了細雨,我不願一個人在那樣的黑盲裏尋貓,叫喚著貓的名字簡直像叫魂,只暫時把貓沙飼料放在窗戶外頭(我住一樓),希望確認牠還在附近。那天晚上買東西回來途中遇見ㄧ隻白腳貓,雖然不確定是不是我家的貓,卻還是蒙頭拼命展開了追逐戰。回到家,不久聽到外頭的動靜,探頭一看又是白腳貓,與牠對看數秒,我走出去,牠在外頭垃圾桶,平常就愛幹怪事的我對著白腳貓講:

「幫我跟HEDI講我再找牠喔!」傻氣的ㄧ句話,但當時我真的覺得白腳貓出現是一種徵兆。話說我家的貓取自前Dior Homme設計總監HEDI SLIMANE,取自諧音"黑底"。

之後除了貼尋貓啟事進空屋搜尋外ㄧ直等著外頭的動靜,當貓走失之後你會注意非常細微的ㄧ絲聲響,以為那是你家的貓回來的聲音。除了白腳貓出現外,還有臉圓滾滾的黃貓暱稱為皮卡丘,跑來偷吃飼料,我猜想我家前面似乎是貓道,以前也看過有貓從旁邊草叢爬出。另外,還遇見ㄧ隻兩三個月的小黃貓死在路邊草叢。

貓走失了我並沒有巨大的悲傷,只是覺得有什麼東西消失了,僅只如此。最明確出現過的情緒除了對於人的不滿外,應該是後來午夜白腳貓帶著我家的貓ㄧ起出現在窗外,我的驚訝可想而知,這簡直都可以成為怪談或傳奇了。後來我對身邊的人講述這件事情的時候有些人感到怪異,有些人則覺得很有趣味。我自己除了驚訝之外只覺得,你玩了一圈回來了吧,小混蛋。

說到貓的二三怪事,之後還出現一件,也是足以讓人驚嚇的事情(都到了可以收驚的程度了)。過沒幾天我與朋友吃完飯經過一個十字路口,我們停在那等待公車,偶然目光注意到中央的轉車處有貓被輾過,這輩子第一次感受到"抽蓄"這字眼的樣子,活生生的三四個月大小貓被車子輾死,牠死去活來翻來覆去在車下眼前最後終於靜止,後來我朋友在鬼叫之餘講到,似乎是從車上丟下來的,因為貓是突然出現在大馬路中央(貓怎麼可能這般出現呢,依牠們的習性),然後開始牠生命中最後ㄧ場顫動。我面對死亡只有緊繃而已,在那緊繃下我反而是冷靜的,但那抽蓄的樣子的確讓人難忘。

原始的人類隨時都得面對血漿骨駱,而現代人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學會懼怕如此自然的東西,存在於自己具傷害性情感的東西,我們怕血怕針,怕死亡。而我們也怕怪事,怕未知的非科學的ㄧ切。小貓們,或許不怕,我在那走失數天間想到自己對於空屋的恐懼,而他們卻在其中徜徉,他們又害怕什麼呢?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