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害怕過與孤獨對話,我只害怕相對性質的孤獨,像是比較或是身處過於快活的環境,那會引發實質的寂寞讓人急著想去把它給堵住。

在接近整個人生的孤獨時光,上面的話証明了我還沒有被磨到圓滿,但已漸漸看清楚它的末景。童話裡王子公主的幸福結局暗示著浪漫主義中愛是超越一切界線的真理,有著那麼非現實的氣氛阿,但我的圓滿是在平淡中湛出那如游絲的甜,一種與人們眼中幸福做極端對比的甜。在即將走出無數荊棘、惑人方向的叢林,那最後的景色會是一道溪水牽引著我的心直落谷底,殘酷的藥。

每個人都善於擺出受害者的姿態,告訴自己是被辜負及冷漠對待。我執著於朋友關係中的不公平而做出疏離,卻在發現真正疏離的時候才想刻意靠近,但人事已非,只是給予自己更多傷害。其實為什麼要執著於一個跟你無法契合的一群人呢?只是害怕相對的孤獨吧,對每個人都保持親近而不黏的姿態,那樣才不會傷害自己,對大家都好。但也證實了沒什麼人能跟我契合,不是嗎?所以我現在才如此孤獨。

契合又是怎麼一回事呢?漫畫小說中裡常常會有一群相互契合的人們,但在現實生活中,卻好像不是那麼容易的,我說過這些話好幾次了。我想這就是像我這樣的怪人不願意對主流意識妥協的結果吧,所以我孤獨的理所當然。

假使有天終於不孤獨了呢?不孤獨的定義又是什麼?覺得別人把自己看的很重要?仔細去想有誰曾經這樣像我表達過,我想就像"信任的樣子"的歌詞中的一句一樣,"信任其實是多抽絲剝繭的詮釋",抽絲剝繭之後又能代表什麼呢?如此,有誰可以信任呢?恐怕這問題只會引來一陣空虛吧。 

孤獨的溪流走過時間悠悠,十年、二十年或是三十年,想到自己如果真要這輩子都孤獨的話還真會有點鼻酸。在一次次的傷害中,冷漠像繭一樣的長厚,最後我的心在這部分會是多麼冷感阿,我無法猜到最後的結局會是怎樣?孤獨的溪落下,我會是生是死呢?一個對愛放棄的人應該是不能在乎這些的。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