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讓人性乾癟成夏蟲,堅毅仍掛著理性主義的你,卻孩子氣般的鬧。你的漂亮話語,你的訴求,都是對的,但也錯的讓你成了ㄧ片假象。我曾那樣子不爭氣的怒,只是因為不想輸給誰的自尊,人性的難。你是王子,無瑕童話裡的ㄧ角,這才成了通俗故事的開端,而童話故事總是勇敢的,你卻不是個勇敢的人。我是游民,連流浪者都不如地無可自拔的犯賤,因我不在遼闊中自由著,我只是某個有限區域的受困者。我仍掛著浪漫主義的無邊際,我想像著每個男人都想跟我做愛的姿態,像條春日的狗。你迷戀西裝的線條,直楞楞的把人給架著,那對你有性欲可言。我不忘記領帶像狗把我ㄧ樣拴住時,頸子留下來的繃。我是自縛的,自行綑綁,以便張狂的逃出。你試圖弄髒自己,在無盡遼闊裡打滾,你開心。你是髒的,在人心某處的髒,卻是美的。你喧嘩的了無滋味,我沉默地了然,但我有時願意聽你唱完這ㄧ首歌。

你知道別人不知該如何聽這首歌,我也不知道,我不是個善於溝通的人,所以只能放棄,他人自行評論。他們如何不解總之還有更多呢,這世界上。而我只能不斷踐踏著那完美,強暴著純潔的你,也自知,那是踐踏了自己,沾沾自喜。

你知道,我並不想成就ㄧ段通俗故事。


我們 - 陳珊妮

全站熱搜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