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夜或許是個失眠之夜,或許也是個華美之夜。 

這夜是與睡眠的拔河,想盡方法看似投入似的,想著、夢著都是睡眠。這夜是一整片黑暗的意識,分割點給夢;另丟一塊給清醒;剩下的盡奉送給夜,交錯的分隔線雜亂了整個夜晚,處於夢?處於現實?夢卻也是現實的一部份,至少是比起鬼魅還來的真實了吧。無論如何,似乎都得找到一個真實的答案,否則處於現實的苦悶;處於夢的苦短。

人為何要睡眠?是要取得夢的鑰駛,還是單純的為了明日的精神元氣所致。如果可以,我希望睡眠是為了前者,因為夜的華美,明日的元氣好似不再重要。夜晚不再是為了白晝,而是白晝為了夜晚。我突然想到太陽之歌的女主角:雨音薰,某個角度來看,她是個令人羨慕的人物。我也希望自己的生活是白天沉進夢鄉,而夜晚才是一日的開端。

這夜如果是他人的白晝,這夜如果是那希望的開始。

夕陽落下是這一天的開始,對他人是落下了,對我而言卻是升起。在夕日光芒逐漸散去後,夜這才慢慢顯露出表色,是一片由橘中透滲的藍黑。此時的夜還是個生動充滿的夜,夜色壟罩下的都市多少光芒在閃動,多少氣息在流竄,夜還在等著,等著再蛻去一層皮,等著成千上萬熄滅燈火的喀嚓聲此起彼落,夜才能透出那原本真正的面貌。

最早,夜蛻掉那一層光的皮殼之時是大鳴大放的姿態,要眾人都多份留意似的。但接下來這層蛻變還真是異常低調的姿態,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蛻去了,只有當你走在路上寂寥一人走著的時侯才猛然發現:阿,夜已深了。

夜已深了,凡事都多了份韻味,好像是在一陣巨大的寂靜之中所有東西才能顯的出本貌,連人的心都是如此。所有在心頭閃過的事物都清晰無比,細微的都能在黑暗中抹出道道幽光,光線微弱或轉明,屏息,好似下一刻將靈光閃現。

平凡無奇的都多了份意,抑鬱的都能浮見顯現,在人們暗夜自夢之時,這也是個茫茫的夢。我想起你說:「昨天晚上夢見了我。」你的樣子浮現上來,不再是過去雜亂無章的樣子,單純多了。我笑著,讓眼淚劃過,劃開情緒的那層膜,難過流了出來,不就淹沒了這夢。緩動的,這夜的一切與我向眾星般從渾沌中走向下個定位,重新架構個與我的關係。

當眼光無意的掃過窗邊才發現天已亮了。人們要醒來了,我則是要睡了,與你們的夢交錯,我將在可能最清醒的時候醒來,以避免白日的渾渾噩噩。

創作者介紹

黑羊牠在牠的黑裡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