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這本書是因為三毛在鬧學記裡的導讀才有興趣的,不然原本對我只是聽過名子、知道作者卡繆的一本書而已。我看完之後直覺得可怕,懷疑世界上怎麼會有一個人這麼像我,對自由的愛好、不願被束縛,對傳統價值觀的消極對抗。只是我比他更加的社會化與更多愁善感一點,但對於事物的隔閡感是完全不輸的。我們好似一個異鄉人在這塊土地上感受到異鄉冷暖,而其中冷是比暖來的多了。

異鄉人中的主角-莫梭,他的世界與其他人不同,世上大多的人大概都無法理解他吧,去理解他為何有如此的想法與作為。而糟糕的是,人們對於不合乎社會集體意識或是社會規範之下的"東西",不僅不去理解,更是要去撻伐,但仔細想想也是人之常情,所以對於不合群的他人是否我們該去多點諒解與尊重?

 

 

 

他是悲慘的過路人,之於這個世界。小說裡自視正常的人們,抨擊莫梭的冷酷無情,他們說他不為死去的母親掉淚、葬禮隔天還與女子放浪不羈、眼看自己的好朋友傷害情婦卻不加以阻止,還一同謀策此事。這種種的指控其實都只是因為莫梭的一些性格,因為他對於世間萬物的隔閡與總帶點冷漠的眼光,讓他的人生好像就這樣模糊似是而非的閃爍而過,像在霧裡瞻看萬物,很多東西他是不大去感受的,他的眼總做出"看著世界"的姿態,瞳孔內則萬處空茫。 

但不大去感受真是完全沒有感受?我們不用情緒多寡去計量他對於世界的目光,用另一個角度觀看他,會發現他的目光是獨具個人特色的,他不是真沒有感情,他活在人類社會中畢竟還是會被社會化,所以他對於社會規則還是在意的,但只是隱隱約約且稀薄的,甚至我懷疑是為迎合社會規範而造出的情緒,就像在請了幾天假後會對老闆的目光感到緊張這件事一樣。而他對世界的感受是片刻,當下且短暫的,如同在為母親守靈只想到當下的不適,母親的死他從來是不深究的,不去讓自己陷入某件過去的事情的,他的世界是全然當下的模糊、不完整,只看的見眼前的光景,他追隨著自己的本能感受以及少許的社會普世的共識去行他的路,所以在當他殺人的時候也只不過是受到刀鋒光芒上的刺激,在剎那間不像似人間該有的光景落下而他對其作出本能的反應罷了。但這一切有誰會相信呢?人們用憤怒的眼盯視著他,那五聲的槍響把他推進了一個世人早已期待,甚至感到理所當然的殘酷殺人場景。
 

在異鄉人一書中莫梭被定下的罪行其實荒繆,雖然殺人者死路一條在這世界是應該的,但也顯示世界上的人少能容忍這樣不同特質的人出現。卡繆特別不設定他有著殺人的動機與怒意也就是要以他的死又演出一齣足夠荒繆的戲碼,在這齣戲裡兇手-主角是要能夠在讀者的心中去被平反與認同的,他不能真是人們心中冷酷無情的怪物,但就算是犯下慘絕人寰命案的兇手,依舊都會有一個不同於這世界的價值觀能去接受他的吧!而如此來想其實這世界無法接受這些異鄉人又是何等正常呢?

莫梭雖有著與他人如此不同的特點,但他並沒有對自己的獨特感到困惑或自豪(那時代也不會那麼的讚揚獨特性吧)。也因為他未對此做出深思,所以他並沒有排斥或刻意去接近他身邊的人,或是他們的目光,他是對於世界或許就是這樣逆來順受卻不在精神上屈服。而無論是雷蒙或是瑪莉等人,他們有些只是傻裡傻氣,有些只是有特殊怪癖,有些或許真是怪人特異。這些人無論是否是莫梭的同類,他們都願意去接納莫梭甚至是自己去靠近他,我還記得賽列斯特在法庭上重複的述說「那只是一件不幸的意外」,我能感同莫梭那時隱約想掉淚的心情。

而這些人們無論是否有傷害到他人,他們的價值觀裡總會認為自己是對的,而就這麼小說的觀點來看,這些人其實都不屬於這世界不是嗎?在另外一個世界會有人將他們的所作所為視為稀疏平常,如果在某個普世價值下只存在於能被認同的人們,這世界會無趣許多吧!但是當這些人活在這世界感到不適應或受不了他人眼光時,或許他們就該駛往那個屬於自己的世界了,就像莫梭如果對於世人的眼光感到孤獨無助,那他就只能穿越過那宛如大海一般幽暗的空間,像是亞特蘭提斯ㄧ般墜入深遠的海中。光逐漸如遊絲般稀薄,直到深處的黑暗往四面八方擴散,在極黑的細縫中顯露另一番光明、另一個世界,這次或許真會是屬於他們的世界。


創作者介紹

黑羊牠在牠的黑裡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