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你讓我生苦惱,我本來晴天無事的─
胡蘭成:苦惱什麼?
張愛玲:不該苦惱嗎?
胡蘭成:太平洋戰爭的時候我在南京剛卸去法治部長,妳在哪裡?
張愛玲:─在香港!
胡蘭成:往前推五年,我在香港的蔚藍書店給報紙寫社論,那時候妳在哪裡?
張愛玲:─上海!
胡蘭成:那八一三的時候我在上海,妳在哪裡?
張愛玲:─被我父親關在一間黑屋子裡!
胡蘭成:為什麼?
張愛玲:不讓我念書!─我差一點也就病死了!
胡蘭成:兩個月前妳坐在這窗前看月亮,我坐在牢裡寫遺書,也有死的準備!─可是現在,我在這裡,妳在這裡!一個上海有幾百萬人,中國還有四萬萬人!我們在這裡!─我沒有苦惱,我只想放聲唱歌!

電視劇〝她從海上來〞


高中時我非常喜歡的一個劇本裡,如今看到這段才懂得箇中的珍彌。好一陣子前我也曾寫下這段───



你知道我要說我愛你,或許你不知道,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了。時序無法倒轉地我們在隧道裡狂奔,每一盞燈都是一個過程一個節點,當每過一個就想不到最初是什麼樣子,每過一個我都會跟自己說好一個說服釐清情緒,最後我都不記得我可以勇敢說愛你,或許連我自己都不記得我愛你。整個世界太恐慌於人們帶來的結果,我們自我保護增添了猜疑,我們把冷漠稱之為理性,我們把愛稱呼成錯覺。沒有一件事情是錯的,或者對的,一個個註解,我們無法簡簡單單。可以的話我會為你唱一首歌在一個沒有你的地方,對著空處唱,不想著心頭的虛無,我要記得的是一開始愛著誰的自己。

 

 

曾經張懸也讓我感動,我想她懂得我懂的。於是她唱給所有人聽了───

 

 

 

 

 

 

 

不想多說什麼了,我正等著下一個懂得的人。

創作者介紹

黑羊牠在牠的黑裡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