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瀟灑。只是很多人的難關並不讓我難為,有時候也會因為太是我的難處了,因此比別人還心疼。
我常常在偽裝一種同理心,很多時候並不好懂他人為什麼在這件事情上這麼難,可能有時候我懂的並不比貓懂得跌倒了會痛還多。更何況大多狀況人們不需要一個告訴他們怎麼做的人,而是需要一個聆聽者的偽裝。我誠心地偽裝成貓的樣子而不演繹跌倒的痛給你們看(貓有讓你看過牠跌倒嗎),因為我知道你們的反應只是,會從中找到某個部分組合成屬於你的悲哀。於是我笑的反應裡你們可以從中找到多少東西?如果你懂。

或許你會再次說起我很瀟灑,可是你們總要知道我的痛楚,喔或許永遠不曉得。不過誰會想真正理解一個像貓一樣的人呢?即便你們喜歡這身行頭。我常覺得我真正演繹的是一種看似被假象性理解的孤獨。


我常會告訴別人他們無法成為另一種生物,即便我自己樂於享受那變身。我也常常告訴別人他們其實根本活在自己的軀體科別類裡活得好好的,只是活得太疲倦,當然他們無法變成別人,因為他們身為狗還是選了狗食,他們沒有拿起貓罐頭去結帳的勇氣。吃貓罐頭的狗是可愛的,而且其實私底下也沒人能會發現它們桌上那盤腥臭的雜碎魚肉是貓食品公司出產(把那罐頭殼子藏好否則就大方讓大家知道吧你,而且請記得一直要吃下去才有用)。但我真欣賞,真的。無論是把自己當人的貓,成天把小腳掌踏進皮鞋裡,還是決定跟貓私奔的狗,別人的故事多美妙。

說到此,我忽然想起我曾經覺得這世界上不會有個人能一同私奔到哪兒。私奔通常是失敗收尾,沒有人真正想丟掉一切家當逃離,儘管生活在他方。我根本不期待,更何況我們要逃去哪裡?我希望自己是一個逃走了就不用想著過去生活的人,也不用想說要逃去哪裡,那樣的逃必定是失敗的。逃只為了逃本身而存在,逃的價值也在逃之中發揚了得。所以請放下你手中的熊咖哩罐頭,離開超市走到哪吃到哪吧!如果你走到了夜市也會是一種逃,假使你誠心相信。

喔快說我如此瀟灑,我常常都可以丟掉無數的東西,我還可以外出服務到府上告訴您什麼沒價值,什麼有價值。往往有價值的東西從不被保留而讓人只想丟棄,往往你真正想丟的卻怎樣都丟不掉。就像愛情已經破碎到忘記原本的樣子,卻要好久好久之後你才能盈握起當初僅剩的一點愛人的心,途中你有多少次想否定,不想這些,但這分明是最純粹的東西;而當你想讓一切像對方一樣乾乾淨淨地做掉,但結果你是知道的。所以當一份感情回歸到簡單的層面,它的存在會是最美好的一個保留方式,你是在為自己保留,不能再讓什麼磨損下去了。

所以我並不瀟灑,我像一般的人那樣子的。我只是沒勇氣承認自己的人吃相(卻很有膽子出櫃),就像你沒勇氣承認你的狗吃相罷了,你狗味好重。

創作者介紹

黑羊牠在牠的黑裡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iSai
  • 很棒的分享~留言支持!
  • 謝謝你XD

    brianelva312 於 2010/06/08 23: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