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回新竹,當時時間有點晚了,所以平常不搭豪泰客運的我(說真的他們家繃的要死的沙發實在很難坐,而且老喜歡在台北市區繞半小時才上高速公路),選擇了專營新竹線路的豪泰,想說應該車子會來的比較快。當時我是帶著我家的貓ㄧ起,售票阿姨便跟我收寵物的票錢,平常我可能會默默的付錢,但我那陣子因為要買衣服手頭很緊,所以根本不想多花什麼半票或多少錢在我沒有直接感覺到我該付錢的地方(況且我以前也沒因為寵物多付過車票錢),轉頭我便走向國光的櫃檯買了130塊的車票,這過程中豪泰售票阿姨ㄧ直看著我,我當下的反應就是瞪著她,因為我感覺到她要在我背後講什麼話,我非常討厭這樣,不管別人要講的是"是"或"非",那種感覺都讓人火冒三丈(因此我也非常厭惡我的鄰居,她們都是三姑六婆)。

在我上車剪票的過程豪泰阿姨走過來ㄧ直打算要對國光的收票員講什麼,但大概是我瞪的太狠(抱歉我最近很兇狠,常常都想嗆ㄧ些她媽莫名奇妙的司機),所以她也只能站在收票員旁邊閉嘴,之後才趁著我上車對國光的女職員講。這件事情其實沒有很值得發火的點,除了豪泰的售票阿姨讓人感覺不是很舒服之外,只是後來想想有個疑問,寵物在人類世界不但是個奇怪的存在(介於小孩與動物之間,他們沒有自由卻又保有動物的習性與接受人類小孩的待遇),在大眾交通工具的定位,寵物也是很奇怪的。

我印象中以前搭國光號是150公分以下的小孩為半票,所以當寵物需要付半票的時候,代表了是把寵物跟小孩視為同等。那寵物既然被視為一種近乎人的生物,卻沒有依照身高或任何根據,來標定票價。更何況寵物的定義跟收費的關係似乎完全是鬆散的,如果我養藍綠藻,將它視為一個寵物;或者是養了大象恐龍,那是否也是收價半票?更何況,當收了我半票,小孩子可是有位子可坐的,寵物卻完全沒有位子可坐,這完全不合理,以此看來是否寵物並非同等於小孩?

那我們換個角度,把寵物視為物體,客運卻也完全不把行李秤斤論兩收費,也就是寵物如果是"物品",那我可是一毛錢也不用付。所以到底寵物是依據什麼標準去收費的?牠們在商人的眼中到底是什麼?我想只是圖求方便去建造這一個收費標準跟制度(就像150公分以下半票聽起來ㄧ般鬆散無謂),更是圖求收入罷了。但這些人從來沒有去思考過寵物在人類世界的定位為何吧!但卻又要決定什麼,於是只好輕率。

且讓我提到,寵物很多可是不佔空間體積小更不吵人的,在衛生方面也沒有多大問題,反正比寵物還髒的人比比皆是。或許以後客運或大眾交通工具業者可以標定寵物的公共環境影響程度去收費(比如說叫ㄧ聲收十元,越大聲收越多),那一定是比較能夠讓人信服,而不是不知道怎麼定出來的所謂半票這種東西,也不用扯出什麼寵物的定位這些東西。

我最後要講到的是,人類世界中對於非我族類總是很多這種奇妙不知定位為何的狀況,而這些東西通常都是單方面所訂定的,就像動物權ㄧ般,誰能知道動物們想不想要"權利"呢?這ㄧ切幾乎都是人類自慰性地獨自想像,自以為全能的荒唐。

 


順便提到,這篇會同時發布在我另一個網誌

這是ㄧ個成天在寫ㄧ些我作的胡思亂想的網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rianelva312 的頭像
brianelva312

黑羊牠在牠的黑裡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