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瀟灑。只是很多人的難關並不讓我難為,有時候也會因為太是我的難處了,因此比別人還心疼。
我常常在偽裝一種同理心,很多時候並不好懂他人為什麼在這件事情上這麼難,可能有時候我懂的並不比貓懂得跌倒了會痛還多。更何況大多狀況人們不需要一個告訴他們怎麼做的人,而是需要一個聆聽者的偽裝。我誠心地偽裝成貓的樣子而不演繹跌倒的痛給你們看(貓有讓你看過牠跌倒嗎),因為我知道你們的反應只是,會從中找到某個部分組合成屬於你的悲哀。於是我笑的反應裡你們可以從中找到多少東西?如果你懂。

brianelva3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